仓鼠盐

一只咸仓鼠。。。杂食党,冷cp体质。

恶鬼

夜叉x般若

私设如山

短小,没头没尾

作者脑子有病

拒绝撕逼

考据党不要较真

不接受的右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       似有似无那淡淡的铁锈味。

       这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,这里有很多很多的人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只不过,他们已都失了气息。

  血、肉、皮散落成血红的一片,在地上渲染开来。不知是恶心还是美妙。生前可否瞑目?

  连身上也溅了一片。

  他轻笑:“……恶鬼。”

  披散着酒红长发的恶鬼看向了他:“他们也是这么说的。”手中浸透血污的月牙镗点地。

       月牙镗两侧刀刃反射出诡异的红光

  “本大爷名为夜叉”夜叉挂一张灿烂的笑脸,上下打量,“你就是般若?”

  “好巧啊,我们都是恶鬼。”金发的少年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有片刻停顿。

  “般若?恶鬼?呵,不是贵为佛母吗?”

  “……这可不是我自己说的。”他仍笑着。

  “如果有人知道佛母本是恶鬼……会不会很好玩?”夜叉舔了舔微微翘起的嘴角,“本大爷可是很乐意……”

  “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各种意义上的恶鬼吧。”不及夜叉说完,般若已一句话堵了上去。

  何况。

  真的有人会相信吗?

  佛母般若会是一个周身黑蛇缠绕的金发少年?

  艳红的蛇信咝咝吐露,苍白妖冶的少年咧嘴微笑。

  这和他们传言的各种恶鬼精怪形貌丑陋,路路神佛飞仙心慈面善不是一样的吗?多可笑。

  大多人,反而不愿相信真相,去相信一个臆想。

  臆想是病,却无人想治。

  特别是很多人有同一种想象时。

  大抵不会有人一眼就相信,那俊美邪魅的是恶鬼,即使他额生鬼角、满身戾气。

  而更少有人信,那另一少年,实为恶鬼,名曰般若,传称佛母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以前写的,本来想写完再发的。

然而……

不想写后续了……

……

嗯。

评论

热度(10)